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福运娘子有点田_ 第九十章 责罚-

时间:2021-06-24 17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勾儿姑娘小说福运娘子有点田 第九十章 责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想起单纯美好的少年时光,皇帝看向成郡王的眼神微暖,“是啊,幸好附近巡逻的禁卫军及时赶到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皇帝陷入了回忆,成郡王也配合地目露怀念,“那时我心里十分感激堂哥,还暗暗发誓要一辈子要听堂兄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,“朕也记得,那次事情之后,你也的确很黏着朕的,只不过不过是过了半个月时间你却突然不跟朕亲近了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成郡王沉默半晌,低声说:“我…!是听五堂弟说,说堂哥你救我并非出自真心,而是为了讨先太后欢心……”

    成郡王说起这事来也是真心,先太后无子,才抱养了当今皇帝,不是自己亲生的有些冷待也正常。

    但皇帝当时年纪小,又不知道他母后并非亲娘,想得到母亲的关注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成郡王的母妃也就是当时的成王妃,与太后乃是一母同胞的姐妹,太后对成郡王这个外甥,比皇帝这个抱养来的儿子还要更好些。

    成郡王怀疑当时皇帝救他并非真心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皇帝想到当时先太后那段时间的确对她好了一些,成郡王会这样误会也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成郡王今儿来找他说这些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难道就专程来解释这件事的?

    皇帝虽然是有那么一些不靠谱,但是也知道成郡王早不说晚不说,偏偏过了都快三十年了才突然提起,一定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见皇帝明显怀疑的目光,成郡王觉得自己真的是倒了血霉了,先是摊上一个撺掇他造反的女儿。

    虽然说吧,他自己的确也有那么些心思。

    但是,你说他闺女要是不提那茬,他也就浑浑噩噩的过了,怎么会落到如今这种提心吊胆的境地?

    成郡王酝酿一下情绪,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皇帝,“堂兄,你当年,是真心想救我的吗?”

    皇帝似乎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,顿了一下而后笑了:“当然是真心的,朕再想得到母后的关爱,也不会无耻到去利用一个年幼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被勾起了往事,皇帝看着成郡王也有了些兄弟之情,“你如今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,今天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?还有方才那急吼吼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看似随意的一问,成郡王心头却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莫非皇帝已经知道他想要谋反的事了?这曹尚书不会把他给卖了吧?

    这一猜测让成郡王背后发凉,想都没想就往死里拧了大腿一把。

    “堂哥,对不住,是我不好,我不该听信小人的挑拨,误会了你这么多年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嗷的一声扑过来抱住自己,呜呜大哭的成郡王,皇帝无语了,他觉得自己总算不是整个大荣国最粗靠谱的了。

    自家这倒霉堂弟似乎更不靠谱,瞅瞅,三十好几的人了,哭得跟个三岁小孩一样。

    真叫人没眼看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成郡王为何如此吧,但是见他这样,皇帝实在不忍心再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见皇帝态度转变,成郡王终于松了一口气,正犹豫着要不要再装一个可怜,叫皇帝以后哪怕听了曹尚书的谗言也不会怀疑自己时,成郡王一抬头就对上顾知夏和杨志安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目光意味不明,但成郡王心头却止不住一跳,尤其是那女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目光深邃,似乎已经洞察了一切。

    成郡王心头一跳,“不知道这位夫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杨志安成郡王是识得的,也知道他不过是个七品县令,大约是不可能知道一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唯有那女子,她的目光让成郡王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皇帝见成郡王问起顾知夏,也就介绍说:“这是顾言官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样说,成郡王也就知道了,他虽然不怎么上朝,但也听说了皇帝封一个女人做言官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成郡王问起她,顾知夏便向成郡王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成郡王点点头,却不敢再看顾知夏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目光总是让他觉得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成郡王隐隐约约的觉得,这顾知夏好像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成郡王觉得自己还是远着这位顾言官的好。

    但是,一想到自家女儿绑架过这顾知夏的丈夫,而且至今对他仍不死心,成郡王就头疼。

    尤其是走出御书房的时候,顾知夏凉凉的说了一句,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    成郡王更是觉得,顾知夏一定是知道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顾知夏却并没有在皇帝面前说什么,她一定是想利用这个把柄来威胁自己。

    头上悬着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的刀,成郡王忧心忡忡,回到郡王府,看见墨灵县主这个最疼爱的女儿,也不怎么顺眼了。

    墨灵县主自然是知道自家父王的动作,她如今正幻想着,她父王登上帝位,她成为公主,那顾知夏跪在她脚边低低哀求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像她那日在杨家那一跪,等她成为公主,一定千倍万倍地还给顾知夏。

    想得入神,墨灵县主噗嗤一下笑出来,就听到丫鬟在门外说,成郡王有事请她到书房一趟。

    墨灵县主满怀兴奋地来到书房,“父王……”

    墨灵县主刚进门,父王两个字还未落下。

    成郡王一个耳光就迎面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成郡王这一巴掌一点情面没留,力道极重,打得墨灵县主一个踉跄,嘴角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“父王……”墨灵县主捂着脸,不敢置信地低呼。

    这是父王第一次打她,还是这样极重的力道,墨灵县主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她捂着脸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但是成郡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哄她。

    而是冷着声音对她道:“我平日里纵着你也就罢了,可是你怎么如此不让为父省心,尽惹些不该惹的人!”

    墨灵县主呆呆愣愣的,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父亲,面色严肃,眼睛深沉凌厉,目光冰冷,整个人散发出极大怒气。

    这一点也不像她印象里那个对她宠爱有加的父亲,或者说这是她从没见过的父亲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墨灵县主被成郡王这冷漠的样子吓住了,连忙跪了下来“父王说的话女儿从来不曾忘记,最近一直安分呆在府里,不曾惹过不该惹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记得,她的父亲只是一个郡王,所以哪怕她性子跋扈,欺辱的也只是她父王能够为她兜得住的。

    那些会给成郡王府惹麻烦的人,她从来不曾招惹。

    她行事嚣张,却是极有分寸的,这也是为什么成郡王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包容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,墨灵县主是真的感到委屈,自那日向自家父王告了明若公主一状之后,墨灵县主便察觉到自家父王已经有了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她便满心期待地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金枝玉叶,她等待着这一天,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惹事了,更别提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,墨灵县主觉得自己这一巴掌挨得着实无辜。

    望着自家闺女那委屈的,闪烁着水光的眼睛,成郡王这会儿生不起半分慈爱之心。

    他满心满眼的都是顾知夏的那一句,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”

    这顾知夏可能是真的知道了什么,她不在皇帝面前说明,很可能就是为了威胁他。

    而成郡王自认为得罪过顾知夏的地方,就是她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所以,他刚回府就将墨灵县主教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一想到顾知夏随时有可能在皇帝面前告发他,成郡王就坐立不安,哪里还有心思心疼墨灵县主这个女儿?

    “若当真记得,就不会去招惹那顾知夏!你是不是嫌我跟皇帝陛下之间嫌隙还不够大,所以你特地来添上一把火!”

    “女儿不敢!”墨灵县主底下头,眼中闪烁着愤恨,原来又是那顾知夏!

    成郡王双手负背,身上刚才勃发的怒气只乍现一瞬便敛了下去,居高临下看着跪地的墨灵县主,叹了一口气,“从今日起,京中贵适龄子弟你可以随便选,任何人都行,唯独不能是杨志安,如若你下回再招惹他,父王我也保不住你,到时皇帝随便能挑个人把你嫁出去!就是父王我也不能说半个不字。”

    墨灵县主将头埋得低低的,不答话。

    所以,她父王这是失败了?

    墨灵县主心中悲戚,她怎么就那么命苦呢。

    她虽有面首无数,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像杨志安这样,令她心动,让她牵肠挂肚的。

    父王如今这样说,是不是表明以后她只能在背后偷偷喜欢杨志安,再夜不敢不敢表现出来了?

    墨灵县主不甘心,为了杨志安她连面首都解散了。

    连母妃看了都以为她最近学乖了,要给她张罗亲事,可是墨灵县主都拒绝了,就是为了等着杨志安。

    墨灵县主自从见到了杨志安才知道什么是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杨志安那个人,她但凡看过一眼,便再没办法看上别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想嫁给她心中的那一个,可是她心中的人偏偏是她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,看着铜镜里半边脸红肿不堪的自己,墨灵县主笑了起来,边笑边流泪。

    哭完了,墨灵县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眼神渐变阴狠恶毒。

    她得不到的,顾知夏那个下贱的村姑也别想得到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