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这只妖怪不太冷_ 第二百一十八章 愿赌服输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金色茉莉花小说这只妖怪不太冷 第二百一十八章 愿赌服输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可是我下午才给姜姨说了,我晚上要回去的。”周离犹豫着说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?”老妖怪随便用手背擦了下嘴上的油,转头看外边,夕阳尚余一抹残光,“等下我变成你的模样回家洗睡,再回来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楠哥继续看周离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楠哥又抿了口酒。

    三人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一晃眼的功夫,槐序变成了周离的模样,楠哥瞄了一眼,发现真的周离手腕上戴着一条细细的金色的手链,娘兮兮的,假的则没有,她便没吭声,继续吃喝。

    楠哥爸爸的厨艺果然不是盖的,直吃得槐序满嘴流油,周离也满足不已。

    据说腊肉则出自楠哥爸爸的师父——她四爷爷之手。

    据楠哥说她四爷爷年轻时去石场打石头伤了身子,外伤,于是一辈子没结婚。但她四爷爷当年是几兄弟中混得最好的,她家的店就传自她四爷爷。老人家现在年事已高,身体也不好,一般来说是不会轻易掌灶了,不过每年他都会做足腊肉,送往各家。

    这些腊肉都是他一手操办的,不容旁人插手,口味要比寻常人家做的好很多。

    也因此楠哥家从来不做腊肉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说到了她爸爸身上。

    楠哥夹起一大块烧白,却并不急着将之送进嘴里,就那么抬着筷子,望向周离:“你别看我老爸现在混得不咋样,就开一小面馆,当年他可是他一群兄弟姐妹中脑瓜子最灵活的。”

    周离呆呆的望着楠哥筷子。

    不知是油是汁往楠哥碗中滴落,将晶莹剔透的白米饭染上了色彩,泛着五彩油光。

    蒸得耙软的五花肉称得上入口即化,可相应的,也不好夹,周离生怕楠哥再不吃,这一块肉就会在她筷子上断成两半。

    终于,楠哥将肉送进了嘴里,嚼吧嚼吧咽下,顺便在椅子上盘起了腿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端起酒抿了一口,接着唠:“当时那个年代的条件可不比现在,现在馆子满地都是,当时能在县中心有家面馆已经很了不得了,加上馆子开得大,我四爷爷走出去,人家都喊李老板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他老人家年纪大了,没有接班人,就和大家伙儿商量着,在我爸那代人里边挑。”

    “要挑个最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爸挑走了。”周离出声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”楠哥小鸡啄米般,从脸上依然看不出酒意,可语气已有些含糊了,“挑啊挑,就把最聪明的我爸挑走了……也多亏了我爸,我大伯、二伯、四叔当年读书才有学费,嗝,不过他们几个也是很攒劲的,不然也混不到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于是又聊到了她大伯、二伯和四叔……

    然后是她的兄弟姐妹们……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周离对楠哥家的每一个人都有了一定的印象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楠哥家上一代真是人才辈出——大伯是国家级重点中学的校长,二伯是雁城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,她爸生了她,四叔当年托关系进了部队,现在职位也不小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代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就目前为止,楠哥居然是最高学历。此外她的堂哥堂姐中,竟然只有一个读完了高中。她是当之无愧的老李家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楠哥表示她们家这一代平均水平还是非常高的,毕竟出了个她。

    十来个人加上马云,平均下来也还是百亿富翁,同理可得,她的堂兄堂姐们再沙雕,也依然有个天命继子拉高平均值。

    槐序则提出了一个猜测:可能是老李家把其余人都献祭了,才得到了她。

    楠哥把酒瓶倒过来,见再也倒不出酒了,摇晃了下瓶子,嘿的笑了声,随手将之一扔,瓶子就稳稳落进了垃圾桶中。

    “三分……”

    楠哥摇晃着头爬起来,小声嘀咕着:“洗澡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洗碗!”楠哥一拍脑门,但她即便醉了反应依旧很快,拱着手对周离和槐序说,“我用的九宫格,见笑了见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洗。”

    周离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洗了碗后,他们又打了几局游戏,到了晚上九点,槐序便代替周离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一时家中只剩楠哥和周离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楠哥酒已醒了些了,她一边摇头晃脑活动脖颈,一边盯着屏幕,却迟迟没开始匹配:“哎呀这局拿个什么好呢?没有槐序光靠我怕是带不动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离没吭声。

    楠哥打游戏可飘,她的目的通常不是赢,是快乐,因此别说超神了,在今天的游戏中,大部分时候还没他的人头拿得多,死得倒多。

    “你猜我下局能不能超神?”楠哥忽然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不用说了!”楠哥已经从周离的表情中收到答案了,“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?就赌我下局能不能超神?”

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周离震惊了,他竟然有和天命继子对赌的一天!

    “你说赌。”楠哥提醒。

    “赌。”

    周离老实照做。

    只是他又问了句:“请问你选的是‘你下局不会超神’吗?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楠哥刚捏紧的拳头又松开了,“我赌我能超神,你赌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赌能。”周离深谙紧抱天命继子大腿的道理,“你赌什么我就赌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楠哥愣了,“那咱们怎么分输赢?”

    “等槐序回来让他输。”周离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不!行!”

    “enmmm……”

    如上文所说,之前楠哥打得差,是因为她根本不在乎战绩,快乐就完事了。所以一局游戏下来楠哥通常是非常快乐的。可如果她想赢,想超神、想五杀,周离认为她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了,他为什么要和天命继子打这种赌?

    “好的,可是赌什么呢?”周离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楠哥一下犯起了难。

    她先歪着脑袋想,歪着歪着,整个上半身也歪了过去,头发都垂了下来。可想啊想,想了半天她也没想出什么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想到了!”楠哥说,“谁输了,谁在未来的一天就要无条件听对方的话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点重了。”周离开始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“不重啊,哪里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让我抱着电线杆大喊奇奇怪怪的话。”周离思考着,“或者让我趴地上学狗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楠哥想也没想就道,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别说了。”楠哥很心痛,“在你眼中大哥的形象竟然这么不堪!那好,我们约法三章,不能搞一些带侮辱性质的,不能违反乱纪,不能引发输家严重抵触,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让我穿女装。”

    “诶!这倒是个……好吧不能就不能。”楠哥失望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赢了,你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做什么。”楠哥天真无邪,“就是让你给我带带早饭啊,叫几声大哥啊,或者中午去个比较贵的地方吃饭让你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么?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好磨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听起来都是些用钱能解决的问题,但周离还是有些不情愿,“我赢不了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呢?”楠哥很亲切的拍着周离肩膀,接着便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不动了,像是领导洗脑下属,“你赢面很大的,你听我给你说啊。首先,我之前一直很坑吧,超鬼还差不多。其次这是无限乱斗,英雄随机的,万一我随机到一个奥恩呢,只能玩送死流了,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英雄池很浅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机,就是靠运气的意思吗?”周离真诚的表达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诶你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楠哥深吸了一口凉气,抓着周离肩膀的手忽然用力,原形毕露:“我建议你最好赌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赢了,得两天。”这是周离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落实!”

    楠哥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,当即开始匹配。

    只见她紧盯着屏幕,口中开始念叨着老鼠老鼠老鼠……让边上的周离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很快,英雄随机出来了——

    “哦吼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一只大老鼠出现在屏幕中央。

    楠哥熟练的点了天赋,用了丛刃,已在心里决定好了,这把什么都不干,就狗人头,专门挑那些能杀掉的人杀,杀完就隐身跑,让这小看她的小子……诶好像也没有小看她?

    周离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把对局中,他心思费尽,各种卖楠哥,坑楠哥,导致队友在他头顶狂发问号,楠哥也在他身旁笑得嘴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到最后他甚至想过去按关机键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,相比起赌约,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楠哥还是超神了。

    周离很无奈。

    偏偏又好像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在他叹气的功夫,楠哥已经起身去找了一张硬纸壳回来。用刀裁得四四方方,大概和身份证或名片差不多大小,又拿了笔,趴着在上边涂涂写写。

    周离懵逼之余凑过去看了看。

    顶头三个大字加粗加黑——

    听话卡。

    下方小字用于说明:李楠将本卡交于周离时,可使周离听话一天。

    签字:李楠

    签字:

    楠哥将纸片和笔塞到周离手中。

    周离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??”

    “有点粗糙是吧?”楠哥点点头,“是有点粗糙,要不我下次再做?保管做得精美,真的,我从小动手能力都特别强,要是你不相信我,我还可以在淘宝上给你定做一沓。”

    “不,有点突然。”

    周离愕然的看着这张卡:“这卡……难道赌约不是即时生效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啦!”

    楠哥理所当然的说:“现在我都喝醉了,而且放假咱们又不长期在一起,明天你一跑,我上哪指使你做事去?当然要等开学啦!”

    周离:……

    在他的预想中的确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现在已经九点半了,已经很晚了,加上楠哥又喝醉了,他完全可以把楠哥哄睡着,这一睡一天就过去了至少三分之一,而明天他要回家的吧?疫情期间也不能老是出门的吧?他的手机这么长时间没充电关机了也不是多离谱的事吧?

    美滋滋!

    于是周离打算再挣扎一下:“应该是即时生效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没这么说,我们说的原话是‘在未来的一天’,又不是从现在开始的一天,是指未来的某一天。”楠哥说着往天上一指,“不信你可以往上面翻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要讲道理。”楠哥说。

    “还要讲诚信。”楠哥又说。

    “人无信则不立。”楠哥还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离含恨在卡片上签了名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